『子瑜  過來 我幫你吹頭髮!』「诶? 為什麼我不要!」

一出浴室就看到桃子坐在床邊招手叫我坐到化妝台前,

『為什麼!』「很奇怪欸,都多大的人了...」『那又怎樣!我沒有妹妹從來沒有幫妹妹吹過頭髮,你就實現姊姊我的願望吧!』.......

我還是抵不過她期待的眼神,乖乖地坐到了椅子上任由她替我整理還在滴水的髮絲,

鵝黃色的燈光、吹風機嗡嗡的聲音,一瞬間覺得自己像是回到小時候,

媽媽也是這樣溫柔地替我吹頭髮,整理好後摸摸我的頭輕聲地說"可以睡囉 小瑜 晚安"

『子瑜? 幹嘛 想睡覺啦』桃子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頭髮已經乾了,

「沒有 只是發了個呆」『還以為你跟小朋友一樣這麼早就要睡了』「不睡覺要幹嘛...」

剛洗完澡這麼溫暖舒適,我都已經爬上了床躺的直挺挺的要睡了不然呢...

『當然是...』不要隨便撲上人家的床阿阿阿!!『呵 子瑜你想什麼呢 只是想跟你聊聊天而已』

「我才沒有想什麼呢....」『是嗎 看你臉這麼紅』嗚 這是活生生的調戲

「不是要聊天 聊天坐去旁邊啦 不要待在床上」受不了她這麼靠近,我飛快地跑到沙發上去坐好

『子瑜真是現在少有的純情孩子』「你不要吵 我都26了才不是小孩子」『好啦好啦 認真的陪我喝點聊天吧』

說是要聊天... 但我們倆就這樣喝著紅酒,靜靜的,誰也沒先開口說話,

時而嫵媚時而沉穩的桃,反差很大,這大概就是她的個人魅力吧?

但我看不慣的是她心裡有化不開的憂愁卻還是要這樣笑著,雖然我也沒資格說她...

『吶 子瑜你出來旅遊前是做什麼工作啊?』「雜誌社編輯,偶爾我自己會投稿自己拍的照片」

『欸~ 這樣算公器私用嗎~』「才沒有呢! 我投的又不是自己負責的」

『好啦 開玩笑的,這份工作是你的興趣嗎? 嗯.... 應該說這份工作是你的夢想,你目標的終點嗎?』

很好的一個問題,事實上一直到最近我才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小時候不都寫過有關"我的夢想"或是"十年後的我"嗎?

在小學的時候想著自己長大後想要開飛機,只因為喜歡藍天白雲,雖然連那職業是什麼都不知道。

國中的時候想成為醫生,因為不願意看見媽媽因病痛苦的模樣,雖然最後沒機會了。

高中開始人生彷彿就只剩下學業,每天埋首於試卷、考題,因為老師說只有這樣你才能有好的未來。

如願上了好的大學好的科系,順利完成學業,進入雜誌社工作,

一切好像都很順利很美好,但這是我想要的嗎? 我似乎真的不曾想過。

「應該 不是,所以我才出來旅遊,才會再尼加拉瀑布跟你聊天囉。那你呢? 從小喜歡跳舞,興趣與工作結合很好吧」

『嗯 我原本也是這麼想的....』

 

在成立工作室前大家一起努力準備的過程有多辛苦,開幕那天大家就有多喜悅,

那種我終於完成了屬於我的目標的感動,真的很難以言喻...

看著地上剛剪彩完的的紅彩帶,身旁笑得開心的夥伴們還有身後帶著欣慰微笑的父母,一切都好不真實...

可是隨著時間過去,那種喜悅就被現實中的辛苦與挫折給蓋過去了,

有很多不順遂,壓力令我喘不過氣,甚至想不起來跳舞的快樂,

脾氣變差了,講話變衝和大家起了摩擦,心裡也就結下了結,

最後在某一天大爆發,我一氣之下就離開跑到紐約來加入我朋友的舞團...

 

「嗯...  所以來紐約有比較好嗎?」『子瑜  沒有人說過你真的很壞心眼嗎』

「沒有 你是第一個~」我笑了,我真的不曾這樣,刻意的有些壞心眼的,可能是因為是她才很放鬆能這樣開玩笑吧?

『那我還應該覺得很榮幸囉!』「當然阿,所以呢 你覺得問題解決了嗎」

『當然! 沒有... 其實來到這裡更辛苦,語言、生活環境、飲食各式各樣的不同,以前有一群夥伴一起面對,有家人給我依靠,但在這裡什麼都靠自己,很累,可是沒有臉回去見大家,回去大概也沒有我的位置了』她把自己埋進抱枕裡,不知道是因為這樣還是因為在哭所以聲音聽起來悶悶的,而我能做的只是靜靜地陪伴她,就像那天彩瑛陪伴我一樣。

我是不是也一樣呢..? 等我回去的時候已經沒有屬於我的位置了,那我又該何去何從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影 的頭像
小影

-小影-

小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香蕉猴子丟鉛筆
  • 墨瑜的樂趣嗎?~
    選擇國外發展就要有壯士斷腕的決心吧~~(我就是那個沒有的!哈哈哈)
  • 讓少出來的墨魚閃一下~
    真的 國外發展要有決心與勇氣! (我也沒有XD

    小影 於 2018/04/23 17: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