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一杯可樂,兩支吸管

炎熱的天氣非常適合從冰箱裡拿出一瓶不健康的碳酸飲料,"喀"的一聲,扳開鋁罐拉環,聽著氣泡消散的聲音,溫度好像已經下降了幾度。

深色的氣泡液體暢行無阻的進到了玻璃杯裡,形成了小小的漩渦,不一會就歸於平靜。

插上一藍一黃的兩隻吸管,移動到充滿冷氣、舒適的客廳。而那個嚷著想喝飲料的人,像坨泥,攤在那,佔據了兩個人的沙發。

「起來坐好」「有什麼關係」她抱著那顆一起買的蜂蜜罐造型抱枕,只露出了一雙細長的眼,像極了卡通裡的熊,不過她更可愛些。

「你這樣我怎麼坐」「當然是坐到我懷裡啦」她拋開了那罐蜂蜜,倏的坐起一把抱住了我,劇烈的晃動差點讓手上的飲料傾倒而出.....  幸好沒有。

我安穩的被她擁在懷裡,杯子平穩的在我手中。

「差點就都灑了」我抱怨,但語調絲毫沒有怒意。她知道,所以還是笑呵呵的,將頭湊了過來,準確的咬住了藍色的吸管,享受清涼。

「為什麼用我的吸管喝」我又怨到。藍色是我的、黃色是她的,家裡的成對物品都是如此。

「有什麼關係」她總是這樣說「還不都是一樣的,你的 我的。」說完又咬上了我的吸管。

「淨是會說好聽話」我湊過去用黃色的吸管和她一起。喝完了那杯、不知道到底是誰的飲料。

 

 


02. 睡著的貓和她

午後的陽光透過了落地窗灑落在客廳,窗邊的單人沙發上窩著一貓一人,在光線下看起來亮晶晶的,宛如童話故事裡的一幕。

康瑟琪一下樓就看到這副情景,不自覺看愣了,直到注意到沙發上的人皺起了眉,似乎睡的不是很好,她這才輕手輕腳的走到窗邊,體貼地替討厭陽光的她拉上窗簾,光線褪去,她的眉頭得以解放。

貓警覺性終究是強點,發覺有人靠近,眼睛張到最大,一臉警戒。而在確認過是那隻看起來無害的熊才懶洋洋的起身,伸了個懶腰、跳下女人的腿去尋覓牠的下午茶。

沙發上的人一點動靜也沒有,康瑟琪就這樣靜靜的蹲在一旁看她。

適合夏天的短髮、長而濃密的睫毛、白皙的皮膚、微勾的鼻尖,睡著後微開的小嘴......  手指滑過她的臉頰,她依然沒有轉醒的跡象,是你太沒警覺心還是我讓你非常安心呢。

康瑟琪撐著沙發的把手傾下身,小心的吻了上去,但霸道的吻還是將睡美人給喚醒。

「唔... 瑟?」身下的人用剛睡醒的性感嗓音發出了模糊不清的音節。

答案必須是後者才行。

康瑟琪這麼想,再次吻了上去。

 

 


03. 遲到五分鐘

孫勝完並不喜歡把玩手機。

有別於現代人手機不離身、一分鐘不看手機就很難受的文明病,她可以說是遠古時期的人類,幾百年才更新一則貼文還非常有可能是一張什麼文字也沒附上的風景圖,通訊軟體上的數字總是沒少過,要不就是一次清除乾淨。

只有在這種時候會打破一貫的行動。

當她在等待康瑟琪的時候。

說好在公司對面的咖啡廳碰面然後一起回家的,明明是她說要來接我下班的,卻遲到了。

其實也才過了三分鐘。一首歌的時間,但她卻覺得比任何時候都難耐。

或許是她翻了翻手機發現那人今天發來的訊息少的可以,或許是她難得回覆了她訊息卻沒有得到對方興喜的回應......

「你遲到了」才5分鐘。不知為何的想向她撒嬌,故作不快的指責。

但不出3秒就被她微笑說著"我們回家吧"的模樣給降伏,最後還是乖乖地將手心放進她向上伸出的手裡,一起回家。

 

 


04. 撩起瀏海後落於額上的親吻

「瀏海是不是該剪了」放下吹風機,拿起梳子替她整理,額前的髮稍微蓋到了她漂亮的雙眼。

「唔 還好吧」她撥了撥,不太在意。

「我看你是懶得出門一趟」「哼才不是」被我說的正著,惱羞的躲回了床上倒下,背對了我。

「遮住多可惜,我喜歡一眼就能看見你的眼睛」能看見你對我的喜歡。

康瑟琪同樣的也倒上了床,在她身後如此說到。「理由就這樣?」她轉過身問。

我笑了笑撥開她的瀏海,落下一個輕柔的吻「最好是不留瀏海,方便我吻你。」她的臉又急速的轉紅,但這次沒躲開,她又問「為什麼喜歡親吻額頭」

「因為這適合笨拙的我。額頭之吻表達的是——你對我來說就是整個世界,不需要用言語去證明。」關上燈,擁她入眠。

睡著前,我聽見,她用細微的聲音說,你喜歡,我明天就去剪。

 

 


05. 床單要黃色還是藍色?

到底黃的好還是藍的? 拿著兩種顏色的床單,比了半天也沒個結果。

孫勝完有嚴重的選擇性障礙。

早餐吃西式的還是韓式的好?  穿襯衫加褲裝還是一件式的洋裝? ……諸如此類需要選擇,而思考數十分鐘的事情不勝枚舉。

休假日把家裡的被單、枕頭都給洗了,想趁著這個好天氣把東西都給曬一曬,為後面的日子預存些溫暖。

陽台上一字排開的物件散發出柔軟劑的香氣,待午後收回應該會多了些屬於自然的氣息,這大概是自己最能接受陽光的時候吧。

轉身進屋替沙發套上了深藍色的沙發套、兩人的枕頭分別是天藍與米黃... 

嗯...  那床單要什麼顏色好呢?

於是就這樣陷入了糾結的選擇,明明不是件大不了的事,自己也知道但總是會落入選擇的困擾,改不了的惡習。

「在幹嘛?」大概是掃完了客廳,她從背後湊了過了將頭埋在我的頸肩,說話時的氣息打在了脖子上有些擾人,但現在更重要的是這個「你覺得要黃色的還是藍色的好」「唔 都可以啊」 真是沒建設性的回答。

「你明知道我有選擇障礙還這樣說」「我這是認真的回答!只要是你選的都好。」這人真是.....

「好啦 別煩惱啦,就選藍色的吧」「你不是比較喜歡黃色嗎,說看起來溫暖。」要不是這樣我也不會這麼煩惱。

「嗯... 但勝完你喜歡藍色阿,就用藍色吧。再說....」「嗯?」「反正我就夠溫暖了不是嗎」她一臉真摯的這麼說。

阿阿 這人真是.....   是阿,比太陽還要暖,足以溫暖我一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影 的頭像
小影

小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