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角咖啡館 客人投稿 30#惡魔 El Diablo  2018/4/20  22:56

 

  自從上次喝過Momo歐尼的調酒,我就深深的愛上了那味道,而且,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杯酒。酸甜參和了些澀辣入喉,讓人有些輕飄飄的,好像麻痺了一直伴隨著身體的苦痛。今天晚上,我特地又來到咖啡廳想要再一嚐那甜美的毒藥,但是⋯⋯。

「你被下酒精絕對禁止令了,小冰塊。」Momo歐尼的雙臂交叉在胸前,一臉不信任的看著我,一抹緋紅快速地暈染了白皙的臉頰。

「嗯?為什麼?」一臉疑惑,我轉向其他姐姐們,但她們不是撇過同樣帶著紅暈的面龐、躲避我的眼神,就是滿臉敵意,還有種⋯⋯鄙視的感覺?

「欸欸欸欸欸,我做了什麼嗎?歐膩,我完全沒印象啊!」

--

    這就要說到前幾個禮拜六的晚上了。本來這隻冰塊想要窩在家裡看看書來度過夜晚的,但讀到書中人物總有一場轟轟烈烈的冒險,或是有人的陪伴時,比對起來,覺得自己的人生似乎變得太平淡了些。放下手中的書本,他換了件潔白的襯衫和牛仔褲,配著一雙有跟的靴子,讓身型抽長許多。搭上墨黑色的大衣後,看起來就像是披上黑夜,準備狩獵的獵者。

  冬天的夜晚果然不是一般的冷啊。雙手插在大衣的口袋裡,刺骨的寒風毫不留情地削走所剩無幾的暖意。

  要是能吃點熱食就好了!雖然平常沒有吃宵夜的習慣,四處晃蕩之後,身體已經快要凍僵,肚子也有點餓了。於是,他便自動的走向那間熟悉的小店。

  點了串烤雞塊,他想到自己似乎沒有坐在吧台過。也因為只有在白日才會來的緣故,不常看到momo歐膩。剛好酒吧還有空位,就選了一個最靠近調酒師的地方坐了下來。

「吶,你難得晚上光顧。姐姐調一杯給你喝好不好?」momo托著腮,有點無聊地看著我。今天店裡只有零零星星的客人,不像平常總是擠滿了人。也是,誰會在寒流的深夜裡出門溜達呢?

「我⋯⋯我沒有喝過酒精飲料。」

「也是,你看起來就是小孩子。」伸過手捏了捏女孩的臉頰,momo不太在乎那股傳到手心的冰冷感,反而覺得很好玩,像是一團冰冰的麻糬。

「偶素成年惹啦⋯⋯ 歐逆,臉,痛嗚⋯⋯」被揉著臉頰,小冰塊幾乎不能好好說話了,但還是乖乖的讓調酒師玩自己的臉。

「那就沒問題啦!沒喝過,多練習以後就不怕了。」鬆開被捏紅的臉,桃子心滿意足的抓起雪克杯,熟練地調配起飲料來。不一會兒,盛著鮮艷色彩的調酒就出現在眼前。

「這杯歐膩請客。」

「這是?」

「El Diablo,簡稱Diablo,也就是西班牙語的『惡魔』,是我自己很喜歡的一款飲料喔!」

  看著那杯散發著危險氣息的液體,小冰塊遲遲不敢真的品嚐,只是玩著滑落玻璃的水珠,感受它握在手心的感覺。

「放心,它是因為參了莓果後,顏色像惡魔的血液,才會有這個名字。而且妳是第一次試,我加了一些果汁降低酒精濃度,歐膩們也都在這裡,很安全的。」

-

  雖然歐膩說濃度不像一般這麼高,但不知道為什麼,有股莫名的緊張與不安攀上心頭。所以我只是先像試水溫般,讓舌尖稍微點到這紫紅色的液體。咦,意外的沒有想像這麼糟嘛。

「嗯——加了薑汁?」

「嘴巴蠻靈的嘛!看你還蠻喜歡喝薑茶的,才會特別調這杯給你喝。龍舌蘭混黑加侖酒跟薑汁汽水,不錯吧?」

「嗯⋯⋯」

  這次我大膽的直接喝了一口,那股熟悉的氣味再度充盈口中。含著稍微冰涼的酒液,口腔的溫熱使被冷壓抑住的香氣慢慢散發出來。細小的氣泡在舌尖上舞動,一些美好的回憶突然冒了出來,令我不自覺地笑了。碾碎的莓果帶著自然的甜味和酸味,調和了龍舌蘭特有的苦澀與刺口。酒精像細細的火舌般,順著喉道滑入腹內,緩慢沿著血液點燃了知覺,身體也漸漸暖和起來。

  熱氣在血管中流淌,我感覺整個人都在燃燒著。好不習慣這種熱度,有點暖到令人窒息,於是我鬆開襯衫最上端的鈕扣,想透氣些,但似乎沒什麼用。或許冰塊會讓自己好些吧?握著桌上那杯冰涼,我仰頭一飲而盡,怪的是,身體不但沒有回到平常的溫度,反而更燙了。
  
  熱,好熱。這種感覺像是一把焰火在體內猛烈的燒著,卻不會感到疼痛,反而有一種愉悅感。只是不知道是什麼緣故,視線越來越模糊,隱隱約約的,有人似乎在耳邊低吟著一種奇怪的語言。在失去意識之前,我清楚地聽到他說的最後一句話。「El Diablo的孩子,順從你的心吧!」等等,前幾日在書本上好像看過El Diablo這個字。西班牙語的惡魔,別名—炎魔,也就是掌握火焰的魔鬼,我怎麼會沒想到?

-

「呼啊⋯⋯呼啊⋯⋯」一片不自然的緋紅染上蒼白的雙頰,因為不適應這種熾熱的感覺,女孩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一臉痛苦地緊揪著胸口。

「小冰塊!妳怎麼了?不要嚇歐膩啊!對不起啦嗚嗚嗚嗚,我不應該叫妳喝酒的。小冰塊!回答我啊!」桃慌張地跑到吧台外頭,站在身旁女孩,然而,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淚水在眼眶裏打轉,她只能撫著能清楚觸到脊骨的背,試著緩和她的不適。

  突然,一隻溫熱的掌扣住她的手腕,將她用力一拉。桃還沒回過神來,就這樣被女孩抱在懷裡。

「桃歐膩,我沒事,讓你擔心了,真是抱歉啊⋯⋯」

「你沒事就好嗚⋯⋯ 但是小冰塊,你怎麼這麼燙?」

「可能是酒精的原因吧?話說,這酒的風味真的很迷人,伴著桃歐膩甜甜的氣息,讓它的味道更加醉人了呢。」眼神迷茫,指尖勾勒著已經嚇傻的女孩的頷骨,露出一抹魅笑。

  今天,小冰塊真的有些怪怪的。如果連最遲鈍的桃都能發現她的不對勁,那一定是明顯到所有人都能看出來了。於是,在一旁的豆腐收完桌子後,趕緊跑上前來解救自己的女友。

「小冰塊啊,桃還有工作要忙,趕快放開她啊!」多賢放下手中的碗盤,試著去拉開環抱在桃身上的雙手,聲音也因為緊張而顫抖。

  先是愣了一下,小冰塊露出了呆滯的表情,雙手也漸漸放鬆。而臉紅的浣熊也趁著她困惑的時候,抓緊時間逃回吧台後頭。

  疑惑的搖了搖頭,那散晃的眼神重新集中,邪魅的那種紫羅蘭色又再度占據空洞的瞳。

  抬起頭,看似已經醉了卻異常精明的人兒眯起雙眼,像是隻在打量獵物的豹子,興味饒然的看著站在眼前的姊姊。

  甜美的燦笑著,她握起那細如凝脂的纖纖玉手,輕輕印下一吻。

「Sana姐姐說,豆腐也能拿來做甜點,果然不假。不知道我有沒有幸,能夠一嚐你的甜美呢?」

「啊?我⋯⋯啊⋯⋯」多賢露出和女友方才一摸一樣的表情,直接在原地變成一塊風乾的豆腐,直挺挺的不知道怎麼反應。

  這時,娜璉剛好從廚房走了出來。沒注意到氣氛中的詭譎,她像平常一樣,拍拍小冰塊的頭,開心的問候:「小冰塊~你來了啊!今天真晚。」

「娜璉歐膩,人家不是小孩子了。每次都這樣摸我的頭的話,會不小心,把心也摸走的喔。」

「欸?」

「小冰塊啊— 幫歐逆端甜點到4桌!謝謝你!」

「知道了」留下一臉錯愕的兔子,他便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般的,端著剛做好的甜品,在店裡穿梭,為零星的客人服務。

「為您送上提拉米蘇,公主殿下。」

「今夜的你很美呢,親愛的主人。」

「別喝太多冰的飲料,我會擔心的。下次試試熱焦糖奶茶吧。」

  她就這樣抱著熱忱,難得的為客人姊姊們服務一個夜晚。娜璉看了只是低聲不停重複著:「壞掉了,我們的小冰塊壞掉了。這不是小冰塊,天啊。」

-

  縮在廊道的牆邊,小冰塊像斷了線的傀儡般,一動也不動的,只是靜靜的盯著自己的腳尖發愣。身上的熱度降低許多,取代而來的是一陣莫名的疲累感。

  看來,在酒精的催化之下,會顯現出一個人的另一種樣貌,這果然是真的呢。

「孩子,喝點水吧。你大概有些醉了。」一同坐在地上,志效直直看進那雙漸漸退回墨色的眼波,她試著想要從其中看出些什麼。然而,除了一直不停轉換的神情,她仍然無法完全分辨出那到底是哪種情緒。

「我醉著嗎?我清醒著嗎?世上的人們,又何嘗是清醒的?活著,真的好累呢歐逆。人有很多面向,但沒有一個是真正『完整』的人格。就像⋯⋯你覺得白日的我是我,還是現在的我是我?」

「對我來說,你就是你。我喜歡的,也是所有的你,沒有必要分得這麼清楚。孩子,你自己不也懂『世間上沒有絕對』這個道理嗎。」

「或許吧?或許。」

  一段沈默之後,她才再度開口。

「抱歉啊,今天在店裡失態了。」

「孩子,別道歉。再說,托你的福,今天的銷售率提高了不少呢!只是⋯⋯下次⋯⋯不可以了。」

「好⋯⋯」

「不是你不好的意思!別露出那種表情啦!」

「嗯⋯⋯ 好⋯⋯」

「是不是喝了酒之後,你只會說好了啊孩子。」

「好⋯⋯」倦意襲上身軀,小冰塊搖搖晃晃地靠著身旁人兒的肩膀,半睡半醒的回答著。

「真是的。」在這裡睡著,會著涼的,這孩子,總令人擔心啊。溫熱的吐息搔在脖間有點癢癢的,甜甜的酒香仍然清晰可聞。露出一抹細微的笑,她搖了搖頭,看著桌上忽明忽滅的燭火,思考著。

「歐逆,妳是不是對每個人,妳都這麼溫柔呢?這樣,會很容易讓人不小心沈下去的。看起來沒有感情的我,埋在胸腔裡的⋯⋯也是顆溫熱跳動的心臟啊!」

「每次在你面前,總是會不小心說出真心話呢。香香軟軟的,真的好溫暖、好舒服。以後⋯⋯能不能不要叫你歐⋯⋯」

  話還沒說完,那個嚇了大家一跳的惡魔已經陷入深眠。

--

「你們都給我出來,小腦袋都露出來了。」望向空蕩蕩的櫃檯,但志效知道一群人都躲在那底下,從遠方偷偷的監看這裡的情況。

「是⋯⋯」像做錯事的小孩般,女孩們探出頭來,一個個走到面色有點凝重的老闆身旁,繞成一個小圈圈。

「說,是誰給他喝酒的?」

  很有默契的,大家一致指向正在假裝研究壁上油畫,當作沒事的調酒師。豆腐默默地在心裡跟自己的女友道歉100次。畢竟,薪水最大啊。

「你們這些沒⋯⋯」不小心撇到志效的眼神,桃子硬生生把話給吞回肚裡。滿腹冤屈吐不得,大概就是她目前的心情寫照。

「老闆大人啊~請你饒小的一命啊!我只是想說這種酒連最弱的豆腐都能喝了,怎麼知道⋯⋯」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眨的,桃子抓著志效的手臂,露出浣熊般的小表情。本來繃著臉的子瑜不小心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她的笑像是種傳染病,身旁的人感染了氣氛,但又不敢明目張膽的笑,只好咬著唇,或是埋在別人的肩膀上,硬壓抑著笑意。

「好好好,知道了。總之,下次有客人在的時候,別給他酒精飲料。」

「還有Momo啊,別搞的好像我是惡婆婆在虐待媳婦一樣啊。」志效當然感受到身旁的騷動,便也起了玩心,跟著逗逗他們。

  聽到這句話,他們再也憋不住了,大家愉悅的笑成一團。Sana還因為笑的太過開心而重心不穩,差點摔倒在地上。 (感謝店長的快手,在湊崎跟地板接吻的前一刻接住了他)

  到底什麼是真我,什麼是假我,或許在這當下,也不這麼重要了。

  人生啊,說長不對,說短也不對勁。所以啊,煩惱什麼的,就都丟到以後再思考吧!

 

by 小冰塊

 


 

抱歉阿阿阿阿  看到那個投稿時間大家就知道

對 是我忘記只PO在貼吧忘了也PO到這裡來了 (跪

感謝帕帕帕帕德忙碌中還投稿 

嗚嗚 也很抱歉到現在才PO阿

等你考完試回歸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影 的頭像
小影

-小影-

小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傻起來有點呆
  • 啊~所以帕德是小冰塊哦~
    誒~有趣有趣啊哈哈哈哈XDDD
  • 應該是的(?
    XDDD

    小影 於 2018/07/23 22: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