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只在痞客邦&TWICE王道吧發布 請勿任意轉載~



是一個應該看無趣的日子。

歡迎搭歌服用,其餘留待文末後記再聊。

梁靜茹-可惜不是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_l7FVsqUyM

 


DXcgaoiVwAIeC46.jpg

充滿顏料味的午後畫室,冬天陽光從小小的窗戶透了進來讓冰涼的室內稍微有些暖活,嬌小的人趴在地上,一筆一畫來來去去,專注於這一幅新的作品。

名井南端了一杯剛沖泡好的可可悄悄的進到她的世界。她喜歡她專注的眼神,全心全意付出的模樣。

雖然喜歡但也想要獲得她的關注,放下那火紅的馬克杯,走到她身後輕輕地擁住『彩彩 我們週末一起去遊樂園好不好? 好久沒去了』

是熟悉的溫度與香味,緩緩的回過頭看著女友有些羞澀隱隱期盼的模樣,孫彩瑛揚起笑回應「嗯 好啊 南你想去...我們就去。」可說出口的瞬間卻一陣心塞,這一句話如此熟悉,彷彿是昨天你才在我耳邊溫柔的說著 "好啊 彩瑛想要做的我們都去做吧"。

 

 

 

『定延? 怎麼了有想吃的水果?』「嗯... 沒有,走吧」將視線從架上鮮紅小巧的水果上收回,身旁的女人也收回困惑的神情,像往常般笑著挽住自己的手臂,來回穿越在超市走道,拿取需要的物品。

回程短髮的女人一手提著剛剛掃蕩的戰績,一手牽著長髮的她走在楓葉大道下,任誰來看都是一對溫馨、感情好的情侶。

 

是的,她們是一對交往5年感情深厚的伴侶,可最近兩人都感覺到 有些什麼變了。

『定....』親吻著身下的女人,她的眼神是那樣的性感誘人,她的聲音是那樣惹人憐愛,一切都是那樣明確的渴望著自己...

然而最重要的關頭 那嬌小的身軀、像小動物般濕漉漉的眼神 倏然的浮現於腦海裡。

忽然停下的動作打破曖昧環繞、一觸即發的氛圍『...怎麼了?』身下那人不滿的聲音傳來俞定延才回過神「對不起,我出去走走」徒留床上的人獨自感受餘溫,代替哭泣自嘲的笑...

 

散步午夜街道,剛入冬的夜晚,風吹來已經有些刺骨,可更刺人的是自己的這一顆心。

胡亂轉了住處附近幾圈,轉眼兩小時過去才又悄悄地回到房裡,見戀人已睡下,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愧疚萬分,而現在更困擾自己的是已經撐不住的眼皮、即將進入休眠的腦袋,既期待又抗拒。

今晚又將遇見你,我們只在夢中相見。

明天見 我的戀人 湊崎紗夏 ;好久不見 我的愛人 孫彩瑛。

 

 

 

印象中開始時也是冬天。

夢裡的世界與現實很相像,唯一不同的是沒有我認識的人,也沒有能接觸的人。

夢裡可以不用煩惱工作、不用顧忌一切,隨意地漫步於巷弄、任意的做想做的事情,畢竟是夢。

忘了是第幾次進到夢中的世界,我隨意的坐在公園想畫下漫天紛飛的櫻花,想著要是能帶回現實中給南看就好了

『好漂亮,畫的真好』突如其來的誇讚令我吃驚,回頭一望,我們確實的四目相交,彼此間都看見眼裡的驚訝。

她說她叫俞定延,我是她第一個遇見能接觸的人;我說我叫孫彩瑛,你也是我第一個遇見能接觸的人。

雖然夢境的世界很有趣,但有了能說話的對象更好。

她與我有許多相似的共通點,或者該說我們的頻率相近,就算我說著無趣的話題,她也能哈哈哈的笑出來。

我們一起共遊這個無拘無束的夢,我說想要坐火車去郊外寫生,她說那她準備些吃的順道野餐。我說想要去遊樂場嬉戲,她說害怕時可以握住她的手。

無論我說要做什麼,她總是笑著接受,無條件地答應,比我所想的還更體貼地做了更多。

興許是她的體貼令我動容,可能是她的溫柔令我心動又或者是她的笑容讓我感到安心.....

無論是哪一種我都深陷其中,深陷在一個名為俞定延的漩渦之中。

 

 

原本一個月一次令人引頸期盼的神奇會面變為心裡慌亂不安的來源

孫彩瑛知道自己不該愛上她卻無法,每每進入夢中都告訴自己 "不行 別去找她"

然而腳步還是急切的走上約好見面的那個公園路。

於情,她已有名井南,不該背叛

現實面來說更不可能跟俞定延在一起。

 

 

『喂? 彩彩 你跑去哪了 聽說妳今天沒進畫室?』「嗯... 抱歉南 我有點不舒服所以...」

對情人撒謊,胸口悶得緊,但此刻更疼的是剛剛得知的事實,這個世界上沒有俞定延這個人。

我們僅能在夢中相會,我們僅能在夢中相愛,夢裡有無限可能,我們卻沒有更多可能。

我對她哭喊 " 我愛你,真的愛你,該如何是好 " 她流淚 "我也愛你,就算只能在夢裡與你相會。"

我們在風景優美的情侶房內瘋狂地索取彼此的體溫,盼能將彼此深深地刻畫

然而睜眼又是一場美而不實的夢境。

 

最後一次在夢裡見到她,她笑著對我說"孫彩瑛嫁給我吧"

我們倆穿上白紗站在禮堂裡,沒有賓客、沒有神父,只有夕陽照進玻璃窗的見證

交換戒指、交換親吻,然後用她溫柔的笑臉說"要幸福哦,孫彩瑛",那是我們最後一句話。

 

 

「紗夏 我們分手吧。」「南 我們結婚吧。」

太陽漸漸落下,轉為溫弱的光輝照射在彼此身上

湊崎紗夏哭著接受這個結果,因為她知道俞定延的心早就丟了,她甚至不知道丟在哪裡。

名井南笑著接受了這個求婚,儘管她知道孫彩瑛的心少了什麼,但她甘願陪在她的身旁。

孫彩瑛笑著牽起名井南的手,手心的溫度不同但她知道,她曾經確實的感受過那人的溫度,希望那人也能獲得幸福。

俞定延哭著望著曾經美好的夕陽,隱約的浮現那個嬌小的身軀,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後,但謝謝你曾經出現在我的生命當中。

DbeOi4pVAAUAniN.jpg

 


 

這篇無趣自然是送我們 無趣傳教士 - yao的生日禮物(?)

是剛認識沒多久的時候堯提供的點子轉眼間半年了才寫w

稍稍解析故事,無趣只能在夢中相見而兩人現實中都有另一半

只能在夢裡相見的兩人終究不會有結果,最好的選擇就是放開彼此

定延知道彩瑛有對像而彩瑛並不知道(這是我自己設定的想法),她選擇不再相見,讓彩瑛去把握幸福

但自己卻放不下也回不去,不論夢境還是現實都不繼續下去。

歌曲雖然意思稍微有些不同但我覺得還蠻適合就是了~

 

回歸主題,親愛的世界上最正常的堯歐膩,祝你20歲生日快樂 kkkk

神奇的TWICE讓我認識神奇的堯&灰 

還好在你退休前認識了你,成為了一個月一約的好朋友

也見證了你們倆神奇的愛情ww

生日快樂 神奇的堯歐膩

祝你找到神奇藥水永保青春跟可愛灰灰一直快快樂樂地過生活 (笑)

 

文章標籤

小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