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真是累死我了.... 體能訓練都沒有這麼累阿...」俞定延虛脫般的躺在大樓外的地上喘著氣

服裝全被汗水給浸濕了,這場游擊戰打了一個小時才在後援部隊趕來之下結束

「等我睡醒 我一定要好好的揍她們幾個一頓....」裡頭已經由後援部隊接手處理後續了

儘管很想去確認周子瑜是否安好,但真的沒辦法了,意識就這樣中斷沉沉睡去

其他的隊員將她搬到車上送到醫院去,看她一路都沒醒就知道她有多累

獨自一人擔起大責,在大樓裡奔波,心裡跟身體上的壓力負擔都很重

當然也不可能毫髮無傷,身上有多處的劃傷、瘀青可以想像的到這場戰鬥有多艱辛了。

 

 

而平井桃帶著些許沉重的心情離開與孫彩瑛對峙的房間後也收到了朴志效的訊息,

明白朴志效有一半是為了自己而下達了這樣的指令,心裡真的很感激這個隊長兼好友

趁著俞定延大亂一場的時候,到處找尋名井南被關的房間,

與其他人質相反的名井南被關在一樓的一間休息室裡,

守備也是減弱了許多,只有兩人站在門外,但對平井桃來說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她的專長在狙擊,不像子瑜跟定延很擅長近距離的對打,

而現在她手邊只有一把手槍,就算能放倒第一個,第二個要正面對打取勝大概會很辛苦...

但硬著頭皮也只能上了阿,名井南那傢伙可還在裡面等著自己呢

「唔 距離不遠 可以」舉起手槍對準,3  2  1 自在心裡倒數然後射擊是平井桃的慣例,

Oh Headshot !唔 好像不該這麼High....

在同夥中彈的瞬間,另一名守衛立刻就拿他當作檔箭牌,

因為房間在走廊底部,除了平井桃過來的這個轉角外,沒有其他通向的走廊可以閃躲,

所以第一瞬間就使用人肉盾牌這點是正確的,反應迅速真不愧是國外來的傭兵阿

不過平井桃早就做好心裡準備不可能靠兩發子彈解決敵人,

所以她在擊倒第一個人後就衝了出去,所以對方的舉動反倒是給了平井桃一個搶得先機的機會

一個側踢過去踢掉了他手上的槍,但對方的拳頭也砸在她的右肩上,平井桃想骨頭大概斷了...

禁不住衝擊平井桃手上的槍也掉落在地,忍著劇烈的疼痛回擊,

可惜因為受了傷 力道弱了,對方只是稍有暈眩並沒有倒下

下一秒對手的拳頭又落在自己的身上,平井桃心想這下可真的要掛在這了,還是被活活打死的....

『平井豬!』聽到大喊的瞬間平井桃就立刻趴了下來,敵人應聲倒地

天 一個晚上到底要出幾次冷汗才夠...  平井桃覺得今天經歷太多次生死關頭,心臟不堪負荷

『哦 終於學會閃開了!』及時出現的正是獲得後援的俞定延

「哼  這次不閃還得了阿」搭著俞定延的手站起身,全身都發疼,感覺骨架都要散了

『但就結果上來說 要感謝我們平時那樣對你』俞定延想起平時在營裡的畫面就不禁想笑,

「阿不就很謝謝你們....」平井桃沒好氣地賞了個白眼給俞定延,

『好啦 少廢話了,快去帶名井南出去吧,剩下的就交給後援部隊處理了』

雖然很想在更她鬥嘴兩句,但現在真的沒那個體力了,先結束這一切再說吧。

 

 

要說為什麼聽到關鍵字"平井豬"時會有這樣的反應嘛....

『平井豬!你今天又偷吃東西了對吧』"啪" 的一聲,一團泥巴球就這樣打在平井桃的臉上

「呀 又搞偷襲這套,我不過多吃了一個麵包而已!」『說好的同甘共苦,一起控制體重的呢!』

其實這也不過就是他們四人彼此間幼稚的打鬧而已,

平井桃總是傻傻地聽到喊她就回頭,然後被砸中。

『桃子 你真的很笨欸,每次都被打中,怎麼就是學不會閃阿』朴志效搖頭,感慨怎麼有人能上當千百回?

「哼 我只是不想撲倒在泥巴堆裡」『欸~ 真會找藉口,被砸到還不是一樣一身泥』

接著就會是一片混戰,連周子瑜也會笑著跟他們打鬧在一起,

夏天是訓練營裡的泥巴球,冬天就是一場雪球大戰了!

一個小回憶卻成為了反轉的一環,

還真是感謝這樣的隊友、這樣的默契阿,平井桃不禁這樣想到。

 

文章標籤

小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