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 南... 起床了』「唔... 再睡一下...嗯? 不對 你喊我什麼」『我說南姊姊該起床啦』

「是嗎?」『嗯 再不起來早餐會涼的』說完周子瑜就離開房間不給她再問的機會

準備好的名井南走出房門就看到周子瑜在廚房忙碌的背影

『時間抓的剛好 南姊姊快過來能吃囉!』周子瑜笑著端上熬的很香的小米粥

 

話說跟周子瑜成為室友轉眼間又是一個月過去了

要說有室友之後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第一件就是吃飯這件事...

還記得住進來的第一天早上看到她親自煮早餐真的是驚訝了一番

問她之前為什麼不煮,她說『要是煮了以後桃子那傢伙一定會都要我弄,我才不要』

「那現在為什麼又要自己煮呢?」『因為我想要煮給南姊姊吃阿』唔 名井南覺得心臟受到爆擊

那之後真的每天早上,應該說是除了在學校吃以外其他時間周子瑜都會煮飯

然後兩人一起坐在餐桌前靜靜地享用,偶爾平井桃跟湊崎紗夏會來蹭飯

『哦哦哦 這個好吃!我可不可以每天來吃啊』平井桃的碗都滿了還一直夾往上堆

『你說呢』子瑜笑的很冷『阿哈哈 我開玩笑的,我偶爾來吃總可以吧』

桃立刻改口但嘴裡還是不知道在碎念什麼『周子 小氣鬼,就沒看過你對我跟紗夏這麼好過』

總之這一個月來吃得很好,餐餐正常,覺得自己都要胖一圈了...

第二個不同之處....  少了些個人空間,多了單獨相處的時間....

平時去上課還會吃飯時總有紗夏跟桃子一起,而現在在家就是兩個人相處

甚至是吃飯時間桃子他們也比較少來了

紗夏她是這樣說的『反正有小瑜陪你呀~ 而且讓你多一點單獨相處的機會 嘻』

說是這樣說啦,但名井南懊惱的是她原來就話少又少跟人接觸,都不知道跟周子瑜聊些什麼好

還好周子瑜總會主動提起話題,或是偶爾邀約名井南一起出去散步...

名井南吃著粥有些神遊的回想著同居這件事,突然聽到子瑜說『南姐姐 你嘴角沾到了』

接著周子瑜就靠近用手替名井南擦去,近距離又親暱的舉動害得名井南又害羞臉紅了

 

唔  周子瑜總會做出一些會令臉皮薄的自己害羞的舉動

例如剛剛那樣,又或是溫柔地將自己的頭發給順好,在外面貼心的替自己披上外套

還有偶爾會摸摸自己的頭說『南姊姊真是可愛』這種話....

名井南覺得兩人現在之間的氛圍很微妙,彷彿認識很久相處得很自然

但名井南又擔心周子瑜只是把自己當成姊姊,把自己當成跟平井桃湊崎紗夏那樣家人般的存在

摸不清周子瑜的想法,可是自己又沒膽子向周子瑜告白確認.....  

名井南最近上課都這樣心不在焉地想著這件事

唔 煩吶!無法專心先乾脆放空自己不聽老師說什麼了

一旁的平井桃又默默竊笑,周子瑜果然是名井南的剋星呀 顆顆顆

小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