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往常般,湊崎紗夏跟平井桃提了食物來到名井南的宿舍,但今天少了那個高挑的身影

早在平井桃和湊崎紗夏提著午餐進來的時候名井南就想問了

但怕又被平井桃給調侃自己關心周子瑜所以不好意思開口

一直到吃完飯了周子瑜還是沒有出現終究是忍不住開口問「子瑜去哪了?」

 

從周子瑜回來讀書轉眼間已經一個月過去了

這段時間名井南已經很習慣她出現在自己的生活中

原本早上由平井桃跟湊崎紗夏輪流來叫自己起床的,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變成了周子瑜的工作

雖然名井南一睡醒看到周子瑜漂亮的臉蛋靠自己很近還是會臉紅心跳的

但每天聽周子瑜那溫柔聲音喊著「南姐姐」什麼起床氣就都沒了

說到這個稱呼...  那天跟周子瑜道晚安的那天,其實名井南是想問

"為什麼直接喊桃子跟紗夏的名子,而自己卻是名井學姊呢?"

不過那天實在是不好意思問,才匆匆忙忙地說了晚安然後躲回屋裡

直到半個月前,名井南才鼓起勇氣問了

「那個.. 子瑜.. 你為什麼一直喊我名井學姊啊」『嗯..? 那名井學姊想要我怎麼叫你?』

「我... 可惡 這壞心眼的傢伙,竟然把問題丟還給我,她似乎以這樣捉弄我為樂...

『好啦 別生氣,那就叫你南...』唔 明明桃子也是這樣喊自己名子的怎麼她喊起來感覺特別不一樣

『叫你南姐姐吧』「诶?」『怎麼樣? 南姊姊不喜歡嗎?』「沒有....」

也不是不喜歡,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失落的感覺,而失落的名井南沒看到周子瑜那偷偷的微笑

總之自那之後周子瑜就都叫她南姊姊,雖然有時候名井南覺得周子瑜總是會故意在喊了南之後停頓一下才喊姊姊...

而知道周子瑜這樣叫名井南的平井桃跟湊崎紗夏則是表達不滿

『周子!為什麼就叫她姊姊,我們從小認識都沒聽你喊過』『就是阿 小瑜,你都沒叫過我姊姊呢!』

『嗯... 紗夏倒是可以,但你... 還是算了吧 想到喊你姊姊我就起雞皮疙瘩』

周子瑜用一臉我這輩子絕對不會這樣叫你的表情看平井桃

被欺壓的平井桃還是只能尋求湊崎紗夏的慰藉,當然又被周子瑜狠狠的鄙視了一番

『你看你這幼稚的模樣,你叫我姊姊還差不多吧』「嗯 我也這樣覺得」名井南附和周子瑜

『嗚 可惡,我那時候還指望你回來幫我對付名井南,現在我根本更淒慘嗚嗚嗚』

看著哀怨的平井桃,名井南和周子瑜相視一笑,欺負平井桃也變成兩人默契的日常

話說回來到周子瑜去哪裡了這件事

『她唔 她豪像在著方子』平井桃嘴裡塞滿了東西說話根本就聽不懂

『小瑜在找房子,她說她不好意思一直待在我們那所以想自己找的地方租』

湊崎紗夏看到名井南在翻白眼於是接過平井桃的話說清楚

「這樣啊....」要搬出去啊... 『對了 讓周子來你這住不就好了!』終於把東溪吞下去的平井桃大喊

「诶? 什麼?」『反正你這也還有間房間啊』平井桃興奮的說著

『嗯 好像不錯,住這的話這樣還是能照顧得到小瑜,而且小南這樣不正好嗎,反正都是小瑜叫你起床』

湊崎紗夏別有深意的笑看著名井南,名井南又紅了臉「那也要子瑜答應才行」

『嘻嘻 我覺得她會答應的,待會我再問她吧,小南可以接受嗎 小瑜跟你一起住?』「嗯....」

看到名井南答應了平井桃跟湊崎紗夏都笑的很開心

只不過一個是替她們倆感到開心而另一個是想到能有兩人世界很開心就是了...

小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