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紙條丟到了名井南桌上,看了平井桃一眼打開 "欸 你覺得子瑜怎麼樣"

不想理她,名井南繼續抄寫著黑板上的算式

平井桃不死心地在丟了一張過去"子瑜的外套溫暖嗎 ㅋㅋ "

名井南覺得自己的臉頰有些發燙,揉成了一球想要像上次一樣狠狠的丟她

這次平井桃倒是學聰明了早有防備的看著她不讓她得逞

而名井南只是勾了嘴角一笑,然後伸手戳了平井桃的腰一下

『啊 哈哈哈』怕癢的平井桃被她這樣突然的一戳根本忍不住就笑出聲來

慘了,果不其然又被老師給怒視,偏偏又是微積分老師

『平井桃同學,看來你是很喜歡被老師罵阿』於是又聽了很長一串的老師訓話...

而且老師說要是期中沒考到80以上她就死定了....

 

『嗚 南你真的太過分了啦!哪有人這樣陷害朋友的!』平井桃哀怨地趴在桌上

「哼 你活該,這樣只是剛好而已,昨天為什麼沒來」名井南挑眉看著平井桃

一副就是,要是你不給一個合理的答案你就死定了的模樣

『痾 我... 痾...』唔 怎麼辦,講了會被子瑜殺掉,不講會被南給殺掉,做人怎麼這麼難

『好了啦 小南不要再欺負小桃了,昨天我們是真的臨時有點事才麻煩你陪子瑜的』

湊崎紗夏知道平井桃說不了謊,只好開口替他解圍

「哼哼」看名井南還是有些不滿,湊崎紗夏又開口說道

『不要不高興嘛~ 我看小瑜昨天回來挺開心的阿,你們還蠻聊得來的吧?』

不要說平井桃八卦,就連湊崎紗夏都有些好奇現在到底兩人是怎麼想的

兩人認識沒多久,但小瑜似乎不排斥甚至是很快就親近了名井南

講到周子瑜,名井南的臉又有些紅了「不說了 上課了,平井桃你認真點不然會被當的」

還好鐘聲的想起讓名井南能夠逃避回答湊崎紗夏的問題

拿著筆反覆地在筆記本上寫著但卻不是微積分公式

名井南回過神才發現這一整面已寫滿了周子瑜的名子

要說自己對周子瑜是怎麼樣想的.....

長得漂亮但個性有點腹黑,明明是年下卻看起來很成熟、細心體貼

要說有好感嘛... 有吧,但絕對不是喜歡上了!

回過神來趕緊撕掉這一頁,拍拍自己的臉 名井南振作 別想了,認真上課吧!

小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